随着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腾讯、阿里、滴滴等互联网巨搫开出反垄断处罚的重磅消息从境内发酵海外,一时之间海外反华势力及其附庸媒体、网军等喉舌不断恶意揣测中央政府出手整治互联网巨搫的意图,大秀智商下限。

正本以溯源,那么中央出手整治背后的逻辑到底是什么?

笔者以为,表面上看是反行业垄断,促进互联网零售、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娱乐…..等行业有序公平竞争,实则核心逻辑是新形态的社会主义生产资料到底应该掌握在谁手中

众所周知,我国施行的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制度在经济活动中根本区别于资本主义制度的关键是生产资料是国家所拥有、国家所管理、国家所分配。其中,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土地,就是一个最有说服力的现实例子。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新中国早期的彻底土改,今天的中国就算不印度化也很有可能东南亚化,何谈过去20年的经济成长和成果(不要和我说什么过去20年是吃土地财政和土地财政的弊端,土地财政当然有其局限性,但一边在享受土地财政带来的今日经济成果,一边骂土地财政的朋友最起码是不道德的——端碗吃饭,丢碗骂娘!土地财政和税制分配有莫大关联,改天单独写一篇和大家聊聊)。

信息数据知识的关系(信息碎片化数据调查分析)-第1张图片

如果说早期的标志性生产资料是土地,新形态的标志性生产资料就是个人信息数据。为什么说个人信息数据是新形态的生产资料?生产资料定义为:劳动者进行生产时所需要使用的资源或工具。互联网经济中衍生的互联网零售、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娱乐和各项互联网服务所需要的资源和工具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个人信息数据,有了最为完善的个人信息数据形成的大数据+AI分析在互联网商业竞争中就容易占据制高点从而胜出。

商人无祖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的商人本质上和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商人没有任何区别,均天生具备高度的逐利性。互联网经济这些年在国内商业比重中迅速扩张和提升,这些掌握着大部分国民个人信息数据的互联网巨搫为拓展商业版图到国际成熟市场IPO,竞传出和我国潜在威胁国政府达成将公司收集的国内个人信息数据交与其监管换取上市的协议。生产资料是经济活动中最为基础又最为核心的资源,生产资料握于何人之手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特别个人信息数据这一新形态的生产资料还一定程度关联到国家安全。这就不得不防,不得不出手了。

结论:中央政府对新形态的生产资料理应掌握在手以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和国家安全。在支持互联网企业正常健康使用个人信息数据的前提下加强监管,并善用法律工具规制其行为,助力经济社会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