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1日,京东集团发布了2020年第四季度和全年业绩。数据表明,京东集团在第四季度无论主营业务还是净利润水平,都呈现出明显的上升态势。

一、数读京东Q4财报

作为对2020年经营状况的总结性数据,京东的这份财报引起了市场普遍关注。

数据显示,京东集团2020年第四季度净收入为2243亿元,同比增长31.4%,2020年全年净收入为7458亿元,远超市场预期。同时,该季度净利润为243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增长达600%。

相比净收入和净利润的大幅上升,京东集团的服务收入增长态势更为迅猛。数据显示,该季度京东的净服务收入为321亿元人民币(约49亿美元),同比增达53.2%,占净收入的比重,已经从上季度的13.10%,提升至14.3%。

京东企业用户注册条件(京东支付服务商申请相关资料)-第1张图片

纵观全年情况,京东集团营收总额达到7458亿元,比上年同期上升29.3%;全年净利润则达到494.05亿元,是去年同期的整整3倍。回顾过去几年不难发现,京东的高速增长态势已经成为“常态”。在2015-2020的五年期间,京东营收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3%,已成为名副其实的行业标杆。

营收和利润的持续增长,来自于C端和企业用户的认可和支持。财报数据还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京东过去12个月的活跃买家数达到4.72亿,同比增长30.4%,其中,仅在2020年第四季度内就净增了3000万。全年净增长的活跃买家接近1.1亿。

二、年净增活跃用户近1.1亿,京东做对了什么?

笔者认为,京东之所以能够在充满挑战的市场环境下获得用户群体如此高的认可,原因在于其做对了几件事情。

首先,京东集团在这一年中,全面向下沉市场发力的平台战略,取得了显著成效。一方面,京东通过整合京喜拼拼、京喜快递、京喜通等多个相关平台,深耕下沉市场的庞大用户和社区团购的高频订单,不断完善生态体系。另一方面,京东针对乡村振兴,发布了“三年带动农村一万亿产值成长”目标,并且以数智化社会供应链技术和服务能力为基础,帮助一大批乡村实现产业振兴,帮助更多农民分享产业链红利,实现共同富裕。这一系列的举措,在帮助农村经济发展的同时,也为京东自身带来了新的增长动力。截止2020 年10 月,侧重于下沉市场的社交电商平台京喜,MAU已达1.52 亿,用户数增长迅猛。从全年来看,京东新增的1.1亿活跃买家数中,多达80%都来自下沉新兴市场。

京东企业用户注册条件(京东支付服务商申请相关资料)-第2张图片

其次是对用户体验的持续优化,这是京东获得更多用户认可的另一大原因。用户体验的提升,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京东持续强化的物流体系。截至2020年12月31日,京东物流运营超过900个仓库,包含京东物流管理的云仓面积在内,仓储总面积约2,100万平方米;已经拥有及正在申请的自动化和无人技术相关专利和版权超过2500项。完善的物流体系,让京东能够连续9年兑现“春节也送货”的承诺,并确保广大下沉市场用户,能够得到与一二线城市同等级的优质服务。

物流科技不仅为用户网购消费体验带来了提升,更为商家提供了数智化的供应链体系。在2020年的双11期间,国内半数以上的品牌商,都通过与京东平台的数字化协同,在强大物流和供应链体系的支撑下,为超过500万种商品进行销售预测,每天做出超过30万条供应链智能决策。覆盖了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近200个城市的京东智能供应链,为品牌商家提供了高效能的智能预测、自动调拨和智能履约,为他们提升运营质量、强化用户触达提供了不可或缺的数字化通道。

三、京东正成为赋能“新基建”的企业样本

优质的物流服务、对下沉市场的深耕和技术创新,为京东赢得了广大用户的心。而这一切背后的支撑力量,就是京东着力打造的“京东数智化社会供应链”。这是一个建立在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技术高水平应用基础之上的,面向未来十年的新一代基础设施。这套体系,已经帮助京东取得了领先同行的竞争优势。例如,运营着数万个自营SKU的京东零售,在数值化社会供应链驱动下,库存周转天数UI经降至33.3天,实现了全球领先的运营效率水平。

京东致力构建的新一代基础设施,与今年两会热议的“新基建”不谋而合。根据发改委最新公布的信息,我国十四五新基建规划很快就要出台,决心要立足于高新科技的基础设施建设,为社会经济注入新的发展动能。而京东持续构建的京东数智化社会供应链,在去年以来的全国抗疫和其后的复工复产过程中,都经历了严苛考验。成为受到各行业信赖的供应链体系,是典型的以高新科技为支撑的新型基础设施,在未来的新基建规划实施中,必将对社会经济发挥更大的驱动作用。

京东企业用户注册条件(京东支付服务商申请相关资料)-第3张图片

京东数智化社会供应链体系对新基建的意义,还在于对供给侧的深度革新。近年来,京东依托自身的数智化供应链优势,将核心的技术和基础设施向行业开放,以创新的“C2M”反向定制模式,缩短品牌、制造厂商与消费市场间的距离,降低流通环节成本,让用户和生产者都受益。

例如,知名智能家电厂商科沃斯,就在京东电商平台大数据的帮助下,深入分析并及时发现,消费者对扫地机器人在收集处理灰尘上有更高期待。于是立刻集中力量攻关,很快推出了自动集尘机器人。由于它具备自动清空尘盒,无需手动倾倒尘盒的优势,非常受消费者欢迎,产品上架后,整体销售处于同类产品前列。

这只是品牌厂商在京东C2M新模式下获得成功的其中一个例子,在2020年,京东零售的智能制造平台,与超过1000多个品牌无缝对接,通过反向定制(C2M)模式加速新品开发和销售,并孵化了大量新商品品类,为激活消费市场提供了巨大驱动力。京东集团副总裁林琛近期表示,京东计划在三年内,将智能供应链的协同能力,向80%以上的品牌制造商全面开放,帮助一万个以上的品牌和工厂,实现数字化转型。

“数字中国”时代,科技赋能合作伙伴,助推行业数字化转型的京东,正成为赋能“新基建”的企业样本。